阴阳师【四】

四周背景是黑洞洞的,雅纪看着自己,还能动弹,掐掐脸,痛觉犹在,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样,失重感伴随着呕吐感袭来。

那现在是怎么个情况?


“妈妈!妈妈!妈。。。”稚嫩的声音回荡在耳旁,随即又是一阵哭声。

雅纪慌了,他又不知道到底是谁发出的声音,“别哭啊!!啊喂!”向周围喊。

但依旧没有改变忧伤的哭嗓。

此时,身边出现一只仓鼠,仿佛没有看见自己似的跑过眼前,跑啊跑,跑向远方,直到化成一个点。

“翔?!”

雅纪本能的想要跟上去看看,立马追上去了。

渐渐的,黑漆漆的世界有了一棵樱花树的影子。繁茂的樱花,正是开放的季节。茂密的根茎脱离泥土,把土地分割成一个个小窝,刚才的那只仓鼠便停在一个窝...

阴阳师【三】

饿。。好饿。。。。

在二宫家的日子里,自己每天只有一顿饭,饿着肚子不说,二宫给他还安排了一堆打扫屋子的活,他自己的式神却在一旁歇着。

原本可以变成仓鼠的样子溜掉,结果那臭阴阳师二宫下了一系列的咒语。只能维持人身,而且限制了法力。

“你说我当初为什么要被捉住啊!!”

“少说快做!!”一听就知道式神的声音是二宫的。“臭仓鼠你偷的钱自己还!!”

“呸……”只能一边听话一边悄悄记恨他了。

这次松本傍晚来到二宫府,说好了要下几盘。傍晚,还没等天暗下来,二宫府已经是灯火通明,樱花树下的二宫,借着院子里昏暗的灯光,独自喝着闷酒。

“J,走咱们进屋。”

松润发现,屋内有些特别,但不知道是为何。

悠扬的琵琶曲响起,丝丝缕缕的琴声...

阴阳师【二】

快四月了,二宫院前的樱花树早应该开了,不知为何,似乎傲娇的每个花骨朵都紧闭不开。想象着往年的繁花似锦,清雅淡香,眼前的景象增添了一份忧愁在心中。


不过,院中的景象却十分欢脱。


今天是惯例松本上访的日子。松本刚走到门前,视线被拉到门前的一个角落。一只仓鼠正爬过门槛,迅速的朝着二宫卧室走。只见那小东西只用后腿站立,骨碌碌的黑眼珠子转动着,仰望着他,和松本润四目相视的瞬间,好像哪里发出“咻~“的声音,仓鼠一下子跑开了。


正纳闷”双脚走路“的仓鼠,突然听见二宫卧房传来接连不断的躁动,二宫大喝一声:”我不会让你这个小东西再逃跑了!!“


一向温柔尔雅的二宫桑竟然如此失态,再说今天是...

阴阳师【一】

除妖回来,已是霞光万顷。早已经没有早上出行时的精力,正想着回来好好休息一下,却看见留在家中的式神慌慌张张的跑出来。

“主人。。主人。。”急急忙忙的样子让她差点踩到裙脚,“主人,相叶君来了,有急事找您!!”

二宫顿时没有了全身的疲惫。他知道,相叶雅纪的急事一向是棘手的不得了。穿过大庭,看见相叶雅纪正坐在台阶上,用绸缎擦拭抱着的小东西,而且相叶浑身湿透,顾不得发髻沾湿会着凉,执意要关心那小玩意。“雅纪,把小翔放手给我!灵儿,带着雅纪去更衣。”

抱着那团称作小翔的玩意,相叶看见二宫脸上的怒气,还是不舍得地放手。那只仓鼠伸出湿漉漉的爪,再缓缓露出头,爪子扒住二宫的手指。才意识到自己的状况,一回头就看见二宫恶...

阴阳师【启】

在和平年代,不少人还是信妖魔鬼怪的,但不像东方的鬼:面目憎恶,性格古怪,隐居深山等特征,貌似人们更偏向于:魑魅魍魉常在人间四处飘荡,虽恶但也善良。社会既风雅别致,又蒙味黑暗。

这样的社会背景也衍生了许多别的东西。阴阳师这个名词就是这样产生的:为了对抗鬼魂,有一种精通占卜幻术施法的“人”出来维持人鬼共处的人间。

显然,占卜师,幻术师都无法代替他们的存在。

历史上,民间阴阳师出名的也就那么几个。传说其中一位名叫二宫和也,此人精通幻术,而且与和他齐名的阴阳师松本润的好友。平日接到贵族和民间的除魔邀请,一向都是两人一起完成,不过要说起来,松本主高管贵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