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本间×神山】尘封记忆


 

聞著自己满身充满臭汗和酒精的味道,神山渐渐习惯了踉踉跄跄的步调。

“真。。真是的。。。就只。。只是喝这么。。。这么点。。就醉了。。。”

他记得明明自己极其擅长喝酒一类的应酬,但是却在几杯下肚后倒在桌上起不来。面目潮红,大半晚独自走在街上,如果碰上一个正在发情的男人,或许就把这样的他吃干抹净了吧?

好像自从横大白走了以后,作息时间正常了,和同事们接触也变得多了起来,本来封尘的秘密在那件事后就没有了。现在的他,不是疯癫的神山悟,而是那个国民天团的二子,著名的庆应毕业生,樱井翔。


如果是本间的话,肯定在哪个路口等着接住神志不清的自己吧?

醒醒吧神山悟,你爱的本间俊雄已经因为杀人罪关起来了。


神山悟越走,心越痛。他面前的路渐渐幻化成在白房子里的光影,橘红色的路灯后浮现一个人暗黑的人脸,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本间俊雄就出现在眼前。

突然,神山感到一系列的不适应,头皮深处有什么东西呈现出来,像一部老式播放机,一幕一幕紧接着跳出一张张空胶卷。

空的!

“不可能,我有什么还没记起来的?”神山对自己大脑的反映产生质疑。

他渐渐的抱着头部缩在墙角。希望,能有人能带他走出难受的处境。

“本间。。。HONMA,救我。。。救救我。。。”

他听见有人沉稳的步伐,一步步的逼近自己。刚想认清来者,突然一个激灵,那人搂起他的侧腰,扶在肩上。

“honma?”神山有些怀疑,但是依旧跟着男人的步伐走。

没有回答。

“是。。。依田真一?”

“是的,少爷。天有点冷,赶快回家吧。”

神山停住脚步,依田也停下来。

“放开我。”

“少爷。。。”

“放开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“放开!!”神山一把打掉腰间的手臂,却失去重心跌到地上。

依田吓坏了,连忙去扶,但神山却攒着身子一动不动,把头深深埋在两膝之间。


过了一会儿,神山的抽出脑袋,木木的说:“依田,你说,honma他走的时候还瞒着我什么啊?”

得到的回应只有依田歉意的皱眉。

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。”

“本间他是不是刻意没让我想起一些事情?”

“是不是美咲出事前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你和honma一直生活在一起,你不可能不知道对吧!你说啊!”

依田真一还是沉默。

他蹲下身子,抚摸着神山的背,想试图安慰神山。

“少爷,回家我再告诉您吧。”



他把神山安抚在卧室,神山就坐在床上,依田从他对面走来,停下。

“少爷,一会儿我说的话可能会让您有些难受,请您不要忍着,叫出来就好了。”

神山轻轻的点头。

“那么,我开始了。”

“‘神山悟永远是本间俊雄的妻子,本间俊雄会答应神山悟的一切要求,会尽自己毕生能力去照顾他,爱他、安慰他、尊重他、保护他,像你爱自己一样。’”


神山的视线渐渐模糊了。记忆像打开了阀门,洪水决堤般涌入大脑深处,却只有那一片花田,他和本间。两个稚嫩的孩子在花田里打打闹闹,本间从裤兜里掏出野草编制的戒指,亲手套在神山的左手上,轻轻的一个吻,就像私定终生一样幸福的感觉。


“谢谢你,honma。”

神山随即又是一顿痛哭。

评论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