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记Dairy

【三】


很多时候,樱井翔觉得时间过得好快。好比是一星期,大概不过是录制三四期番组,练习两首到五首不等的歌曲,拍摄杂志封面,偶尔出席一两次发布会罢了。

使用以上这种计算方法,一星期很快就过去了。

一星期也等于两次二宫和也和大野智的吵架周期,一次二宫定时收看游戏节目,偶尔一次大野智准备出海用具,三次松本润shopping time,四次相叶向太阳许愿“想收养宠物”。

使用以上这种计算方法,一星期更是快上加快。

时间过得快对于自己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,比如说,公寓门口小饭馆的倒闭速度相当于一星期。

又或者是,SK&润雅一周定时要在节目中粉红几次,有时是两两结伴挑战vs岚的”下巴“,有时是杂志上单独刊载两个人单独采访。而自己却只负责进行节目并且抖笑点。

虽然已经习惯了纵容,但是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很孤单。


毕竟,落单了。



那个万年一更的作者写道:


樱井翔缓缓走出教室,拿出藏在手心里的攥紧的信,懊悔的蹲在墙角哭了。

汗渍透过信封,可以看到里面的署名是樱井,给相叶雅纪的信。

樱井翔他哭,泪滴砰砰的敲击着脆弱的心脏,就像前几天被相叶甩掉一样难受,呼吸困难,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樱井同学?”是同班同学松本润的声音,此刻听起来是如此温柔的语调,却更让他自己感到难受。

“樱井翔,你没事吧?下节课国语,大家等着你回去发考卷呢,我找了你半天。。。”松本润从远处看到躲在旮旯里的樱井翔,跑过来问他。

“没。。。没事。。。我。。这就回。。。回去。。。”回答声带着些许啜泣,哽噎的说不出完整的话。说完,樱井起身准备走开,却双腿一软,直直倒下去。松本润连忙接住樱井。

樱井全身的颤抖让松润吓到了。“翔。。你。。”

“没。。。没。。我没事。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


这么一想,自己还真的挺像那个樱井翔的。

评论
热度(7)